3D TRANSFOR TO 2D
COMIC ADAPTED INOT ANIMATION
IP INCUBATOR

承接外包业务多年,声影动漫用“技术产能卡位”参与原创动画

作者三声罗立璇 • 2017.05.24

“虽然很多动画公司能把一个PV(宣传用视频)做得特别漂亮,但是真正让它们去做一个剧集实现量产、甚至是130分钟的长片,该填的坑都必须要填。”声影动漫的COO刘坤认为,在2008年CEO王藜成立工作室,承接来自日本和全国各地的外包业务、在2014年正式注册的声影算是国内“填了不少坑”的公司。


瞄准国漫起飞,声影已经感觉到了各大国漫IP对于动画产能的强烈需求,同时国内绝大部分的动画观众依然偏爱二维动画的呈现方式。因此声影认为,凭借着他们多年参与动画制作的经验,以及他们正在不断优化的3D转2D技术,能让声影很好地满足市场需要大量的二维动画内容的需求。


刘坤解释道,这一技术和以往简单地将3D画面做好再转成2D画面不一样,声影的技术能实现同步预览:“你在修改3D的建模的时候,我们的软件就会同时生成2D的最终效果,能大幅提高作画的效率。”据他介绍,日本多年前已经用上了这个技术,只是没有对外曝光。


在今年,声影动漫继续完善了自己的核心技术3T(3转2技术),从原来的以OEM定制为主营业务的代工型动画公司转变为以IP联合制片为主的制片型动画公司。声影主要采取“以工代投”的方式来参与漫画(游戏、网文等)改编动画项目投资,希望能让自己在技术与产能上的优势实现利益最大化,与更多掌握着优质内容的CP方合作,将更多优秀的动画作品制作出来,实现共赢。


一、声影的发展

王藜(深背景).jpg

对于创始人而言,声影动漫在当时还没有获得重视的动画行业里,多少有些像守夜人一样的存在。由于一直热爱动画,CEO王藜在2008年找来了他在北京首都师范大学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的前同事刘坤和杨桢一起担任工作室联合创始人,在主要靠承接外包工作养活自己的同时,开始制作动画原创项目。


“结果我们发现,原创项目消耗的资金实在太多,而我们都是自己掏腰包的。”CEO王藜回忆,同时他们还赶上了2008年金融危机,日元贬值,承接的日本外包项目的收入经过利率结算,基本上就把利润划没了。


而当时国内的动画行业制作的都是几千块一分钟的动画,很多都只能靠政府补贴度日,水平并不高。声影动漫的几个合伙人不由得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刘坤说,“我们水平并不差,可是却没有赚到钱,甚至还赔了一些自己的钱。是不是我们自己的商务能力不行?”


在经过漫长的创业前期黑夜后,创始人CEO王藜为了加强声影动漫的商务能力做出了许多努力。


在2013年,声影承接了北京青青树科技的动画电影《魁拔III》的动画代工。此后还陆续承接了来自日本不同公司的代工工作,随着业务逐渐增多,王藜想到了2011年工作室为了承接日本的外包业务而学习的3转2技术。这个源于日本的技术,当初主要就是为了解决劳动力价格高而导致人手不足的问题来研发的。


刘坤认为《魁拔III》这一部要求较高的作品比较完整地体现了他们的水平。积累了成熟的业务经验之后,王藜和刘坤、杨桢决定正式成立公司声影动漫,扩大生产。


“我们是真正把3转2技术实际应用在剧集和电影生产的公司。”值得刘坤庆幸的是,从2015年开始,国产动漫的风口就来了。“现在的情况是二维人才断层,但国内正希望能够实现二维动画的大面积生产。这么一来我们提高产能的技术对于项目的匹配度就会很高。”



二、制作原创项目


刘坤依然认为3转2是目前中国动画产能短缺问题比较经济和实际的解决方式。在今年,声影计划实现2000分钟的动画产量。


但声影不会满足于只进行以往的外包业务:“我们希望成为以技术为驱动的制作型企业,以我们产能优势和拥有好内容的漫画IP合作,一起把蛋糕做大。” 


目前声影已经以“以工代投”的形式和A-Soul与鲜漫、快乐工场、动漫堂、糖人家等漫画公司以及国内优质游戏公司签订了合作制作动画的计划。“比如我们今年签下一部漫画作品,会占有其30%—45%的版权。”


刘坤强调,声影无意去占据很大的市场额度。他们更看重的是找到好内容和高利润率的项目。而对于好内容的定义,声影最重要的判定标准是数据,其次是类别。“我们认为综合数据,比如说点击量和评论比这些,还是比较能判断一个作品的质量的。其次是当下热门类的这些最近几年比较火的类别,我们会比较看重。”


同时声影的工作经验也让他们在业界积累了一批经常合作、有才华的导演与编剧,在得知了这些人才擅长什么样的题材以后,声影也愿意寻找和这些人才适配的项目来进行投资和资源整合,加大成功率。


关闭